【太中太】胆小鬼

小短篇

太中太无差?

翘课回家码字

  从街头卖章鱼烧的店左转,走五十米后看到了一个挂着红色牌子的花店,花店紧邻着的那栋二层灰白色建筑就是太宰治住的地方。


  今天,中原中也第五次顺道路过那个花店。

  从店里走出来后,中也郁闷地看着手里新鲜的玫瑰花,被精心修剪过的枝叶上还有点点的水珠,折射着六月晌午耀眼的阳光。

  好热。

  一抬头他就能看见太宰治卧室的窗口,窗户半掩半开着,从外面可以看到阳台上挂着的白色衬衫不紧不慢地晃动着,灰白条纹的窗帘被拉上了,他甚至可以想象到里面昏昏暗暗的光线。

  说起来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做这种蠢事啊!像是撒气一般,中也揪下了几朵花瓣,揪完就有点心疼了。

  挺漂亮的玫瑰呢。

  现在才是十二点二十四,想要后悔还来得及。中也看了好几次手机,手机被按亮,又渐渐暗了下去,他还是没能下定决心。


  前一天还是雨天呢,中午中也回家的时候雨是最大的时候,刚驶出地下车库就能感受到啪啪哒哒地雨点敲在车窗上,细密的雨幕有些遮挡视线,中也放慢了行车速度。

  在一个路口处遇到了红灯,他从放在副驾驶的座位的风衣里抽出了一支烟,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在点烟器上点好了后,抬起头就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一双带着幽怨的眼睛。

  “我操太宰治你想吓死我啊!”中也手一哆嗦,差点把烟扔了。“你他妈什么时候跑到我车上来的!出去出去出去!”

  “外面雨太大了,让我躲躲雨嘛中也!”太宰治熟门熟路地从他的口袋里取出一根烟,不客气地抽了起来。

  绿灯亮了。

  中也猛地踩上了油门,看着太宰治撞到了座椅的后背上,心情很好地哼了一声。

  “这么长时间不见面,中也你还是那样性格恶劣啊。”太宰治撑着起来,把烟全都喷到了中也的眼前。
 
“少废话,不想在老子的车上坐着就滚下去。”

  中也一只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夹烟的手指着太宰治。虽然这么说着,在下一个路口他还是转了弯——朝着太宰治家里的方向驶去。

  “赶紧说吧,有什么事。”一小段燃尽的烟灰落在了烟灰盒里,他看着太宰治没有要说话的意思,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 “快说啊,有什么事。”

  “没事就不能想你吗?”

  “嘁,别来恶心我了,没事的话你会来找我?”

  “真的,只是想看看你。”太宰治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  ——不像开玩笑个屁,鬼都不相信,这个人都能把天说塌了,谁能信得过他?

  看中也冲着他翻了个白眼,他往前凑了凑:“中也不相信吗?”

  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一条鲭鱼啊。”

  “因为这条鲭鱼想要和你结婚啊~”

  ——碰!

  太宰治第二次撞到了驾驶座上。

  狠狠踩过刹车之后,中也转过头打开车门,毫不留情面地把前搭档扔了出去。

  虽说已经到他家门口了就是了。

  “哇,中也太无情了!我可是非常认真的呢——”又被摔上的车门夹断了太宰治后面的话,直到保证自己绝对看不见他之后,中也才把车速降下去。

  这个白痴,说什么呢。

  中也捏了捏红得发烫的耳朵,觉得自己肯定是在这种雨天感冒了。

  他又把手伸进了风衣口袋想要掏出一根烟,却意外地碰到了一个圆圆的天鹅绒小盒子。

  很常见的,商场里用来装戒指的那种。

  ……

  转过头看了一眼被拿出来的盒子,中也觉得自己绝对是搞错了什么。

  这个盒子,刚才还没有。

  太宰治刚刚拿了一根烟吧?

  可恶,肯定又是恶劣的玩笑。不止一次,太宰治把包装得很漂亮的礼物送给中也,打开一看无非是各种易爆品,不过幸好在他的能力作用下这种小把戏都不能伤他分毫,但是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  这回又是什么?中也把车停在了路边,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。

 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,里面没有戒指。

  但是,一张叠好了的蓝色和纸插在了放戒指的地方。

  中也把纸抽了出来,看着这次的新花样:

亲爱的小矮人:

  中也很矮很笨从来不好好听别人说话,品味比酒量还差,脾气不好很暴力还不承认,睡姿糟糕到了极点。从你的帽子风衣衬衫,到你的车红酒架和房子,我都不喜欢。

  所以,你愿意搬到符合我审美的我家来,让我帮你改变一下审美吗?

  在我自杀成功之前,成为我唯一的殉情对象怎么样呢?

  ps:想要戒指的话,明天下午一点就来找我吧~

  pss:中也不会是不敢过来吧~



  十二点四十五,还有机会离开。

  太宰治那个混蛋,肯定又是在捉弄他。

  中也想起了太宰治一声不吭就跑掉的那天,天气也是这么热吧,自己当时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呢,特意来了一瓶八六年的柏图斯作为庆祝,但是后来一出门就看见不知道那个王八蛋把他的车给炸了,还是麻烦立原道造把他送回的呢。

  后来才知道那是太宰治干的好事,自己也没有多生气,炸了就炸了吧,省的自己一上车就想起之前两个人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。



  十二点五十分,天气果然是很热啊,玫瑰上的水珠早就蒸发了,连花瓣也耷拉下来,显出了没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 那你还回来干什么呢,太宰治?

  是来找麻烦吗,还是来嘲笑自己?如果是后者的话,那你恐怕要失望死了。因为没有了你太宰治,自己反而充分展现出了应有的实力,还成为了继太宰之后最年轻地干部。

  啊,真不爽,为什么是继你之后呢。

  中也想了想,还是把玫瑰送给了在路边等人的女孩,对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很高兴地说了声谢谢。



  十二点五十五。中原中也理了理被汗水渍湿的头发,那着车钥匙准备离开。

  如果那个混蛋真的在等的话,就让他等着去好了,反正多等着也不会死。

  中也突然愣了一下。

  死?!

  这种想法很让人不爽,但是他突然有一种如果自己没有去的话,太宰治恐怕真的会死的感觉。

  这种人让他去死就好了,管他干什么啊。中也向着太宰治的公寓跑去。

  毫无疑问,最讨厌你了。



  十三点整。中也连门都没敲,直接踹开了太宰治的家门。



  “太宰——”

  中也冲进去的时候,太宰治正在昏暗中坐在沙发前对着一个什么东西发着呆。

  “哟,中也,你来了啊。”太宰治的语气轻松得好像在招呼客人吃饭一样。

  中也愣了一下,随即直接冲过去照着太宰治的脸打了一拳:“你他妈赶紧去死吧!”

  绝对不是担心什么的。

  绝对不是。

  被打了的太宰治也没有生气,他好脾气似的笑了笑,指了指沙发让中也坐下,中也居然莫名其妙的消了大半的气。

  两个人相对坐着,中也这才看见刚进门时,太宰治对着发呆的是一枚小小的戒指。

  真是很小的一枚啊,上面的钻石都反射不出多少的光芒,大概也是因为没有拉开窗帘的缘故吧。

  “中也你看,这枚戒指我买小了啊,自己戴不下,怎么办好呢?”太宰治这么说着,却拉过了中也的右手,不由分说地拽下了他的手套。



  那枚小小的戒指,不大不小地被套在了中原中也修长白净的无名指上。

  这个混蛋审美还不错。中也突然这么想。

  太宰治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,露出了一个不同以往任何时候的微笑:“对吧,我的审美比中也的好多了~所以不用犹豫啦,以后小矮人就是我的啦!”

  中原中也刚想再送给他一拳,却陷入了一个深深的怀抱。

  被紧拥着,中也这才发现太宰治似乎有些颤抖?

  这个夏天一切都不太对啊,否则他中原中也怎么可能会回拥太宰治呢。

  “中也,你知道吗,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。我看到你离开了。”太宰治在他的耳边很小声地说,像是害怕稍微大点声怀里的人就会跑掉一样。

  从现在的位置,中也正好可以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楼下的花店。



  真是一个胆小鬼呢,太宰治。

  你不也是吗,中原中也。

  都一样不敢面对彼此。

  不过还好,最后还是拥抱在一起了,在这个夏天,拉着窗帘的,昏暗的房间里,仔细看那枚小小的戒指,还是很亮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睡前小故事u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14 )

© 海尘 | Powered by LOFTER